帝国理工学院的新冠肺炎(COVID-19) 报告对亚洲意味着什么

两天前帝国理工学院发表的一篇报告敲醒了许多对新冠肺炎的防控自鸣得意的国家。尽管整篇报告篇幅并不是很长,但我们将概括该报告中的主要发现以及其所阐述的弗格森流行病学模式。弗格森模式考察了两个基础极其相似的国家——美国与英国,而它们均可以与大多数的东南亚国家划入一组。

新冠肺炎国家的三种类型

在我们阐释该报告及其模式之前,我们认为有必要基于各自新冠肺炎至今的情况对三大类国家进行区分。新冠肺炎A类国家为中国与韩国,这两国均经历了蔓延全球未能控制住的疫情大爆发。新冠肺炎B类地区与中国接壤亦或中国大陆居民往来频繁,对于“非典”均有共同记忆,并且似乎已经发现大量输入病例且控制住了第一波社区性爆发。

新冠肺炎C类地区一般为监察发现许多在今年一月或二月初从A类国家输入病例的地区,其对来自中国(及随后的韩国)的游客发布了旅游限制令或隔离要求。据目前所知,一般来说,仅有四分之一的输入病例会被公共健康部门所检测。剩余四分之三未检测到的输入病例中,大约三分之一会在接下来的45天感染约一千余人。

例如菲律宾的流行病学模式假设在一月末开始时仅10例未检测到(或发现太晚)的输入病例。但它却成为了时至今日菲律宾预计3-4千病例的起源。同时期美国两百例的输入病例导致了上周约2万的感染人群。过去的几周,显而易见新冠肺炎C类地区病例输入超过了A类及B类称为第二波威胁的主力军,而后两者以及有效控制了社区性的爆发。

A 中国、韩国 在1月和2月直接从武汉发生未控制疫情的地方。
目前在控制之中。
B 香港、澳门、台湾、越南和新加坡

可能:澳大利亚、新西兰
直接面临中国进口风险的地方,很早就采取了果断行动,而且似乎很早就发现并阻止了社区疫情的爆发。

面临着从欧洲和美国第二波进口的风险,因此目前正在关闭边境。只要他们能从第二波早期捕捉到社区疫情,他们就可以孤立地等待疫情,直到疫苗到达。
C 美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菲律宾、马来西亚

可能:泰国、印度尼西亚、缅甸、老挝、柬埔寨、拉丁美洲

可能:日本
一、二月份从中国进口数量相对较少的国家未被发现。两个月后,他们现在正在应对一场社区疫情,这场疫情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持续了4-5天,时间翻了一番。

尽管对新冠肺炎A类及B类有可能的影响,但帝国理工学院报告中的弗格森模式主要涉及新冠肺炎C类国家。过去几天,新冠肺炎A类及C类国家已经宣布了隔离政策或如今的全球入境禁令。模式可能没涉及到这些政策是否可以实施到疫苗上市并确保第二波新冠肺炎C类输入病例被发现及遏制。主要传达的宗旨是每个国家均需实施一种策略来控制并遏制新冠肺炎的蔓延直至疫苗出现。

该报告旨在唤醒英国、欧洲及美洲的决策者意识到一个事实,即如果想通过“群体免疫”或者坐视不管就认为能够‘控制’新冠肺炎,那不折不扣的灾难就随时将要降临。包括鲍里斯·约翰逊在内的许多领导人似乎听天由命地坚信当前对于疫情的爆发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该模式发现对于新冠肺炎“放任不管”的方式将导致英国在五月末/六月初迎来疫情大爆发。80%的人口将被感染并且死亡51万人(美国为二百二十万)。

弗格森模式

弗格森模式依据目前有限的数据进行了一系列设想。首先,其认为约一半的感染呈现渐近性,而这就不可避免地波及到一大群的年轻人。其次,整体的感染死亡率要远远低于当前所显示地确诊数。他们认为感染死亡率为.9%,但是4.4%为需要入院治疗的重症病例。需要入院治疗的病例中,30%需要使用人工心肺(ECMO)。基于意大利的经验,这部分患者有50%的死亡率。如重症监护室的承载力无法跟上,那么没有用上人工心肺的患者便会死亡。

弗格森模式对四项潜在的新冠肺炎人际传播指数(从2至2.6变化)及五种不同的“触发”点的四种干预措施进行了研究。缺乏测试及对于中国数字准确性的猜测意味着我们依旧不确定新冠肺炎的人际传播指数,尽管现在最佳参测为2.4。更温暖的天气及湿度也可能降低人际传播指数,尽管该报告或最近一个针对菲律宾的模式均没有给出此设想。该模式所研究的四项干预措施概括如下:

该报告认为新冠肺炎C类国家或者任何疫情缓减的A类或B类国家将在接下来的18至24个月内尽力抑制新冠肺炎的传播。因为所有的四项干预措施只有在疫苗上市后才可全部到位,所以抑制措施需在不同的触发点时灵活调控。这些触发因素意为“当Y个新冠肺炎患者正在该国的重症监护室时颁布X政策”,而在该报告中英国的范围在60至400间变化。

由于可以更少地与他人发生接触,该模式相信学校与工作场所的关闭所带来的影响要大于禁止大型集会。此外,当前世界各地可见的政策即隔离个体病例做的还远远不够。当发现感染情况时,整个家庭均需要被置于扣押式的房子中隔离。

该模式发现如果新冠肺炎的人际传播指数为2.4,触发值设为ICU中60粒病例,那么四项干预措施将使英国的死亡数从51万降至8600。但当触发值为重症监护室中400粒病例时,相同的干预措施死亡数将上升至3万9千人。即使最低的触发值,病例隔离+扩大社交距离+居家隔离也将导致8万5千人死亡。将触发值设为100并实施所有四项干预措施的效果如下:

成功“扭转发病曲线”使重症监护病例的峰值更早到来,随后缓减性的压制干预措施滚动循环直至触发值被重置。在最佳的情况下,新冠肺炎C类国家将大约每两个月抗击一波爆发潮直至疫苗研发上市。

该模式对于亚洲意味着什么

新冠肺炎对于C类国家的危害性比我们在这里所发现的更严重。简单来说,东南亚国家医院的基本重症监护能力要比美国或英国在这方面的能力差很多。弗格森模式认为重症监护室床位与人工心肺的相关系数为1:1,而我们昨天注意到在菲律宾该数字为每10间重症监护室配备一台人工心肺机。而非一线城市的重症监护能力更是急速下降。缺少极端的干预措施的情况下,人工心肺机配备极其低的国家其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大致如此。

该报告比我们更加怀疑中国及韩国的控制模式。在香港,我们抵挡住了从中国内地而来的输入潮,否则我们的能力无法按时治疗或诊断。从OSINT HK所制作的高地理分辨率地上可以看到尽管大多数的病例集中在湖北,但是其实已经蔓延到了每个城市。香港大学流行病学专家确定这已经演变为了社区型的爆发。

现在回想起来,在第一波爆发时将香港从我们担心的境地拯救出来的一个变数便是广东充当了一个新冠肺炎的防火墙。目光不要仅仅盯着武汉,其他重症监护室有限而且还遭遇着未控制住的疫情爆发侵扰的国家现在应该将深圳及广州作为范本。除了在新冠肺炎最高风险时隔离部分人群,这两座城市运用了该报告中模拟及描述的所有干预措施。

一月末中国各省份的情况就如同今天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目前他们所了解到的便是疫情当时依旧在蔓延,在检测能力提升前依旧有很多病例未检测出。当检测量最终提升上去从而检测出大多数(如不是全部)社区性病例并将其隔离后在二个月后逐步封锁令减轻。

该报告也没有解释我们正更多看到在新冠肺炎A类及B类国家的情况:通过隔离或彻底的封锁边境使他们与第二及第三波疫情隔绝起来。这份皇家理工学院的报告似乎认为国际航空交通往来在将一波疫情控制住后还会再次造成传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强烈建议隔离国际游客并限制一切非紧急的国际旅行。

在检测能力提升之前封锁大多数国家对于像菲律宾这样的国家而言可以防止许多死亡的发生。但是如果新的病例不断出现封锁令也无济于事。这将对经济造成重大的打击,而我们需要对食品安全及贫困人口极其重视。但如今伴随着60-80%人群被感染而来的是不能完全治愈的残酷现实或者接受数以百万的死亡病例出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